他通过网络搜索找到自称“晟豪驾校官网”的网

发布日期:2019-03-15 浏览次数:

  东方网7月15日消息:在网络给生活带来有便利大潮中,不少学车一族纷纷上网搜寻驾校。然而,通过网络报名,40多个欲到晟豪驾校学车的学员却纷纷感觉上当了。记者昨日调查发现,招生的竟是晟豪驾校合作经营者或教练,他们通过未经驾校官方授权的所谓“晟豪驾校官网”招生后,存在私自收费、收红包、马路练车等违规行为;学员没接到考试通知而“缺考”时,竟被要求自担责任。

  向新民晚报夏令热线投诉的市民朱先生就是上当者之一。今年2月24日,他通过网络搜索找到自称“晟豪驾校官网”的网站后,就向一位姓金的先生交了6300元。交完钱后,虽然与晟豪驾校签订了《驾驶员培训合同》,也拿了晟豪驾校发票,但是,《驾驶员培训合同》和发票上载明的学费却只有5000元——另外的1300元被金先生以给教练发工资和给教练车加油为由扣除了。

  图说:学员朱先生交6300元后,拿到的发票为5000元,收据为1300元。

  3月18日,朱先生顺利通过科目一考试。随后跟屈先生等两位教练练车。虽然,科目二考试安排在4月25日。但此前,他却只练过三次车:前两次在晟豪驾校基地内,后面一次为4月24日,练车场地竟是在屈先生家附近的马路上,练车内容均只有倒车入库和侧方位停车这两项。朱先生说,他直到昨天看到一份写着他“缺考”的材料时才知道他的科目二考试被安排在4月25日。

  4月25日后,朱先生继续跟屈先生练车。练车过程中,朱先生虽然提出“想多练练车,练好快点考科目一”,但只继续练了5次车。练车场地除了1次是在晟豪驾校基地外,其余4次都是在屈先生家附近的马路上;练车内容同样只有倒车入库和侧方位停车;练车时,甚至出现屈先生不在车上,要求朱先生练车后“把车锁匙塞在油箱盖子里”的情形。在朱先生“悟性不够高”后,屈先生称“光说没用,还不如实际点”。接下来,朱先生不但给了屈先生300元“红包”,还为教练车加了300元左右的汽油。然而,久练无果的朱先生最后还是被屈先生称为“很单纯。”

  虽然,根据上海市有关规定和双方签订的《驾驶员培训合同》,晟豪驾校及其所属员工不得以任何方式收取《驾驶员培训合同》外的任何费用或物品,但是,这位屈先生却对收300元“红包”之事“理直气壮”:“别人给我钱我不要吗?”他甚至将收“红包”与捡钱相提并论,“地上看到的钱不能捡吗?”对于带学员在马路上练车这一严重违规行为,他也振振有词:“我在哪练车,不要你管!”

  与朱先生一样,另一学员郝先生也是通过自称“晟豪驾校官网”的网站找到金先生,并支付6500元的。付款后,他也与晟豪驾校签订了《驾驶员培训合同》,并拿到了晟豪驾校发票,但载明的学费却都只有3500元。练车中,他虽先后给了教练总价值1000元左右的卡,但寥寥几次练车后,在一一次次追问金先生时,才得知教练已于5周前离职。而原定45天的科目二培训周期,他却培训了90天仍没有得到考试通知。

  比朱先生和郝先生遭遇有过之而无不及的是,记者采访中偶遇的另一学员任先生称,他去年8月通过通过“晟豪驾校官网找到金先生后,交了7700元,只在没有参加科目一考试的情况下练过两次车;他提出退费要求后,对方一开始称要问财务要走流程,后来则不怎么接他电话,也不怎么回他短信;而在他昨天”突然袭击”前,金先生还在他的预约中称在外地,不方便接待。

  数据显示,今年1月以来,向12319投诉晟豪驾校的就有40人次。与这一数字相”呼应“的是,两个投诉晟豪驾校的微信群里,学员总人数也有40个。他们通过自称“晟豪驾校官网”的网站联系学车事宜后,向金先生、罗先生等人交了数额不等的钱款,但交费后,要么没按市里“三统一”规定拿到发票、签订《驾驶员培训合同》,久学无果要求退费时,又被以种种理由拖延。除了任先生等极少数学员已实际拿到退款外,更多学员却还在无尽等待中。

  记者网络搜索发现,直接或间接宣称自称晟豪驾校官网的域名竟有多个:、51csjx.com、这些域名的“官网方站”,虽然有的承诺“学得快!考试快!拿证快!”,有的承诺“三个月拿驾照”,有的还以“从未授权其他任何网站招生”、“已有不法分子冒充我校行骗”、“请学员不要受骗”的提醒方式来证明自己的“官方”身份,但是,通过国家工信部ICP备案系统查询发现,这些域名的网站,其注册者要么不是晟豪驾校的公司,要么就是自然人。真正的晟豪驾校总经理王丽萍则称,晟豪驾校没有官网,也没有授权这些网站招生。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记者进一步调查发现,前述金先生和罗先生,就是晟豪驾校的合作经营者或教练。与罗先生在教练车上收费不办“三统一”手续不同的是;金先生在晟豪驾校基地围墙外租了房子。虽然,学员却反映,他在那里有收款POS机;室内墙上白板上写有疑似学员交费信息,地上也有一大筐学员体检表面;而通向该房的楼道里还有“晟豪驾校火热报名招生”的指示标识,大门上也有“晟豪驾校小金团队”的字样,但对上门的晟豪驾校基地有关负责人,他仍坚称那间办公室是他与其他教练的休息场所。对于“缺考”科目二的朱先生,他在当场拿不出通知学员的证据的情况下,仍将责任归咎于学员自己。

  东方网7月15日消息:在网络给生活带来有便利大潮中,不少学车一族纷纷上网搜寻驾校。然而,通过网络报名,40多个欲到晟豪驾校学车的学员却纷纷感觉上当了。记者昨日调查发现,招生的竟是晟豪驾校合作经营者或教练,他们通过未经驾校官方授权的所谓“晟豪驾校官网”招生后,存在私自收费、收红包、马路练车等违规行为;学员没接到考试通知而“缺考”时,竟被要求自担责任。

  向新民晚报夏令热线投诉的市民朱先生就是上当者之一。今年2月24日,他通过网络搜索找到自称“晟豪驾校官网”的网站后,就向一位姓金的先生交了6300元。交完钱后,虽然与晟豪驾校签订了《驾驶员培训合同》,也拿了晟豪驾校发票,但是,《驾驶员培训合同》和发票上载明的学费却只有5000元——另外的1300元被金先生以给教练发工资和给教练车加油为由扣除了。

  图说:学员朱先生交6300元后,拿到的发票为5000元,收据为1300元。

  3月18日,朱先生顺利通过科目一考试。随后跟屈先生等两位教练练车。虽然,科目二考试安排在4月25日。但此前,他却只练过三次车:前两次在晟豪驾校基地内,后面一次为4月24日,练车场地竟是在屈先生家附近的马路上,练车内容均只有倒车入库和侧方位停车这两项。朱先生说,他直到昨天看到一份写着他“缺考”的材料时才知道他的科目二考试被安排在4月25日。

  4月25日后,朱先生继续跟屈先生练车。练车过程中,朱先生虽然提出“想多练练车,练好快点考科目一”,但只继续练了5次车。练车场地除了1次是在晟豪驾校基地外,其余4次都是在屈先生家附近的马路上;练车内容同样只有倒车入库和侧方位停车;练车时,甚至出现屈先生不在车上,要求朱先生练车后“把车锁匙塞在油箱盖子里”的情形。在朱先生“悟性不够高”后,屈先生称“光说没用,还不如实际点”。接下来,朱先生不但给了屈先生300元“红包”,还为教练车加了300元左右的汽油。然而,久练无果的朱先生最后还是被屈先生称为“很单纯。”

  虽然,根据上海市有关规定和双方签订的《驾驶员培训合同》,晟豪驾校及其所属员工不得以任何方式收取《驾驶员培训合同》外的任何费用或物品,但是,这位屈先生却对收300元“红包”之事“理直气壮”:“别人给我钱我不要吗?”他甚至将收“红包”与捡钱相提并论,“地上看到的钱不能捡吗?”对于带学员在马路上练车这一严重违规行为,他也振振有词:“我在哪练车,不要你管!”

  与朱先生一样,另一学员郝先生也是通过自称“晟豪驾校官网”的网站找到金先生,并支付6500元的。付款后,他也与晟豪驾校签订了《驾驶员培训合同》,并拿到了晟豪驾校发票,但载明的学费却都只有3500元。练车中,他虽先后给了教练总价值1000元左右的卡,但寥寥几次练车后,在一一次次追问金先生时,才得知教练已于5周前离职。而原定45天的科目二培训周期,他却培训了90天仍没有得到考试通知。

  比朱先生和郝先生遭遇有过之而无不及的是,记者采访中偶遇的另一学员任先生称,他去年8月通过通过“晟豪驾校官网找到金先生后,交了7700元,只在没有参加科目一考试的情况下练过两次车;他提出退费要求后,对方一开始称要问财务要走流程,后来则不怎么接他电话,也不怎么回他短信;而在他昨天”突然袭击”前,金先生还在他的预约中称在外地,不方便接待。

  数据显示,今年1月以来,向12319投诉晟豪驾校的就有40人次。与这一数字相”呼应“的是,两个投诉晟豪驾校的微信群里,学员总人数也有40个。他们通过自称“晟豪驾校官网”的网站联系学车事宜后,向金先生、罗先生等人交了数额不等的钱款,但交费后,要么没按市里“三统一”规定拿到发票、签订《驾驶员培训合同》,久学无果要求退费时,又被以种种理由拖延。除了任先生等极少数学员已实际拿到退款外,更多学员却还在无尽等待中。

  记者网络搜索发现,直接或间接宣称自称晟豪驾校官网的域名竟有多个:、51csjx.com、这些域名的“官网方站”,虽然有的承诺“学得快!考试快!拿证快!”,有的承诺“三个月拿驾照”,有的还以“从未授权其他任何网站招生”、“已有不法分子冒充我校行骗”、“请学员不要受骗”的提醒方式来证明自己的“官方”身份,但是,通过国家工信部ICP备案系统查询发现,这些域名的网站,其注册者要么不是晟豪驾校的公司,要么就是自然人。真正的晟豪驾校总经理王丽萍则称,晟豪驾校没有官网,也没有授权这些网站招生。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记者进一步调查发现,前述金先生和罗先生,就是晟豪驾校的合作经营者或教练。与罗先生在教练车上收费不办“三统一”手续不同的是;金先生在晟豪驾校基地围墙外租了房子。虽然,学员却反映,他在那里有收款POS机;室内墙上白板上写有疑似学员交费信息,地上也有一大筐学员体检表面;而通向该房的楼道里还有“晟豪驾校火热报名招生”的指示标识,大门上也有“晟豪驾校小金团队”的字样,但对上门的晟豪驾校基地有关负责人,他仍坚称那间办公室是他与其他教练的休息场所。对于“缺考”科目二的朱先生,他在当场拿不出通知学员的证据的情况下,仍将责任归咎于学员自己。


  • 我要学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