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公司成立于1993年

发布日期:2019-03-15 浏览次数:

  原本国企控股56%股份 “停车大王”为自己量身定做转让方案 交给公联高管“具体操办”——

  3·15,消费维权代名词。从今天起到3月15日,本报推出“经济开庭3·15”系列报道,选取法院开庭审理的经济大案,以经济视角另类解读消费维权。这些案件或为热点领域揭秘探访,或为热点话题详情披露,或为人们生活中每每遇到却又不曾觉察的神秘黑幕……

  一家小型机电企业多次“变身”,通过咪表安装、维护业务跻身停车管理市场,再通过参股公联顺达公司,涉足停车收费管理。

  但后来被外界称为“停车大王”的祁力仍不满足,他行贿200万元给公联公司高层,将公联顺达56%的国有股权仅以挂牌价受让为己有。公联顺达就这样变成了“京联顺达”,成为一家彻底的民营停车公司。

  《城市停车》是一份由中国重机协会停车设备工作委员会主管、为国内停车企业开办的内部刊物。

  2009年第三期的一篇题为《北京咪表应用的演变》的稿件,无意间披露了“京恩公司”进入停车行业的过程。

  报道中称,1999年,北京市交管局牵头实施停车咪表安装使用计划,负责研发并部分引进国外咪表的是“北京京恩公司”。

  “京恩公司”全称为北京京恩新技术发展公司。记者从工商部门了解到,这家公司成立于1993年,当时还只是一家以“机械、电子产品的技术开发及销售”为主营业务的公司。

  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祁力,1967年生,老北京人,因身材又高又胖,人称“祁胖子”。

  除了开发销售咪表,祁力还经营着多处饭馆和夜总会。熟悉他的人这样评价他:低调、谦虚,但会来事儿,有手段,一见人总是笑眯眯,熟不熟都能和你侃上一阵。

  1999年4月,政府部门为朝内大街等20条街道的5720个车位安装150台咪表,“京恩公司”负责技术保障。

  1999年8月,政府将城八区停车场交予国有独资性质的北京市公联公路联络线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公联公司)。公联公司随即成立全资子公司北京公联安达停车管理有限公司专门负责停车业务。

  公联安达的法定代表人贾维,比祁力大5岁,也是老北京人,毕业于北京建工学院,戴着一副眼镜,文质彬彬。自此,两个人的命运出现交集。

  1999年下半年,公联安达将路侧咪表的停车经营管理权也委托给“京恩公司”,“京恩公司”自此开始挣到了停车费的分成。

  2000年9月,由于咪表利用率低,且维修、使用不方便,“京恩公司”暂停了咪表收费,加强了人工收费,自此越来越像个正式的停车公司。

  2001年9月,贾维升任公联公司总经理,有了更多的线月,公联安达公司、北京京恩技术发展有限公司和北京瀛和悦海科技有限公司注册成立了北京公联顺达智能停车管理有限公司。

  值得一提的是,此“京恩”已非彼“京恩”。经过调查记者发现,之前的“北京京恩新技术发展公司”是集体所有制性质,而作为公联顺达股东的“北京京恩技术发展公司”虽然名称只比前者少了个“新”字,但属于民营性质,由祁力个人控制。

  “京恩由公变私”后,原来的“京恩新技术”似乎显得多余。一年后,它被工商部门吊销了营业执照。

  公联顺达成立后,公联公司对停车业务进行改革。以“马路牙子”为界,公联顺达负责“马路牙子以下”即路边停车位业务,公联安达负责“马路牙子以上”,即路外停车场和地下停车场业务。

  2005年4月,北京瀛和悦海科技有限公司退出公联顺达。其股份被公联安达和京恩技术两家分割,分割后公联安达持股56%,京恩技术持股44%。

  公联顺达成立后,祁力一直担任总经理。业内一直传称,公联顺达虽是国有控股企业,但实际一直被祁力掌控。

  祁力仍然不满足。2005年6月,他成立了北京京恩顺达投资顾问有限公司,主营业务为“投资咨询”。

  京恩顺达,是“京恩技术”去掉“技术”,“公联顺达”去掉“公联”后的组合,名字耐人寻味。被抓后祁力承认,当时他确实在动把公联顺达股权全部据为己有的念头。

  2006年,他找贾维商量,想让贾维做主,把公联安达持有的公联顺达56%的股权全部转让给自己的公司,并承诺不会让他“白干”。一段时间后贾维答复他,难度比较大,需要时间运作。

  贾维没说谎。根据当时的《董事会会议纪要》,公联公司2006年度第四次董事会上,作为董事的贾维提出了减持公联顺达股份,但被多数董事否决,大家都认为应该保持股权结构不变。

  之后贾维一直四处游说。时任公联公司副总经理的陈仕平为检方作证称,2006年10月1日、11月1日,公联顺达公司又提出改制要求。理由是:公联顺达存在亏损,无法完成北京市国资委年度净利润考核指标,且公联顺达乱收费问题被媒体曝光,影响了公联公司的形象。

  最终董事会同意公联安达撤股。贾维把结果告诉祁力,并诉苦说,这事花费了自己非常大的精力。

  祁力会意。几天后,他从贾维的女友乔某处要走了她的银行卡和身份证,往银行卡内存入100万元,之后交给贾维。

  银行对账单显示,这笔钱贾维没给乔某,而是给了妻子王某。王某先是用这笔钱申购了中石油的股票,挣到10万元后又将钱用来买房。

  2007年9月28日,北京产权交易所挂出公告,公开挂牌转让公联顺达56%的股权,挂牌价1725.052万元。

  但在20个工作日的公示期内,只产生了一家意向方——北京京恩顺达投资有限公司。

  彼时,在民营停车场的你争我夺中,公联安达在路外停车场、地下停车场业务所占份额已显著下降,但路边停车位仍为公联顺达垄断。

  既然是“肥肉”,为何无人竞争?多家民营停车公司表示,不是不愿竞争,而是“没法竞争”。

  记者从国务院国资委网站上找到了这份公告。“受让方应当具备的条件”一栏显示:“5年以上北京路侧停车管理经验优先”。在公联顺达长期垄断路边停车位的背景下,有5年以上路边停车管理经验的企业寥寥无几。

  另一个条件是:“具有世界范围内协助交警进行相关管理工作的历史和经验者优先”。这条更像是为祁力量身定做——祁力的公司曾为北京市交管部门从国外引入咪表,完全符合要求。

  而“其他需要披露的事项”显示:“标的企业股东北京京恩技术发展有限公司不放弃优先购买权”。

  有知情人称,当时北京京恩顺达投资有限公司的注册资本只有区区30万元。但就是这样一家小公司,竟然以小博大通过层层关卡,轻松以挂牌价获得原属于“国有”的56%的公联顺达股权。

  被抓后祁力向检方承认,公联顺达的股权转让方案,其实是他想出来的。他和贾维商量后,由贾维具体协调操办。

  2008年5月,祁力以自己的名字办了一张银行卡,存入100万元,在贾维的办公室里给了他。

  之后,贾维花近40万元给妻子换了辆车并购买了新车位,在妻子过生日时又花30万元送给她一个3克拉钻戒,其余钱款用于在顺峰、黎昌海鲜等高档酒楼刷卡消费等挥霍途径,截至案发时这笔钱只剩下5万余元。

  2008年11月,公联安达持有的公联顺达56%股权,正式变更到北京京恩顺达投资顾问有限公司名下。

  2010年11月19日,北京市纪委对贾维进行“双规”。但7个月后,公联顺达还是更了名,改称“京联顺达”。公联公司发布公告称,“京联顺达”的经营行为已与公联公司无关。

  这似乎意味着,祁力虽然是通过行贿将公联顺达据为己有的,但交易的合法性还是得到了默认。

  知情人称,如今的京联顺达已是由京恩顺达独资控股的企业,之前的股东京恩技术公司早已停止业务,因未年检被工商部门吊销了营业执照。而京恩技术是何时将股份转让的,无人知晓。

  更名前,祁力已经悄然出让了他在京恩顺达投资顾问公司的全部股份:97.6%的股份转让给祁文霖(祁力的 妹妹),其余2.4%的股份转让给罗月娥(祁力的母亲)。如今,京恩顺达的法定代表人是罗月娥,公联顺达的“变体”——京联顺达,法定代表人变更为祁文霖。

  2011年12月7日,二中院以受贿罪判处贾维有期徒刑14年。判决后贾维上诉,二审仍在审理之中。

  今天上午,市国资委相关人员向记者表示,该委只对公联公司进行直接监管,而对公联安达的监管由公联公司负责。


  • 我要学车
  •